第二十章 帕拉雅

兽人乞儿落到地面,立即冲向躺在床上的兽人女孩,半跪在床边,用手指试探兽人女孩的鼻息。

突然间,兽人女孩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,好似是扬起的灰尘阻碍的她的呼吸,她无力的咳嗽起来。

兽人乞儿立即变得慌张起来,倏然他眼睛一亮,好似想起了什么,开始在自己的腰带翻找,一瓶治疗的药水被他从腰间翻了出来。

猛地,一股紫色魔力阻止了他的动作,乞儿抬起头,目光中带着愤怒,看向身后的艾伯特。

兽人乞儿用力驱使着自己的手臂,还是打算将药水将灌入兽人女孩的嘴中,他才不会相信像艾伯特那样高高在上人类的话语……

渐渐地,兽人乞儿的手臂变得松软起来,他紧握药水的手掌也失去了力道,药剂的瓶子从他的手掌滑落,砸在地面化为碎片。

他看着躺在床上,无力喘息的妹妹,知道自己根本没有能力拯救她,只能慢慢地看着她痛苦的死去。

明明我已经遇到了好心人,将治疗的药剂买了回来,最终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你痛苦死去吗?

兽人乞儿抬起头,有些无助的眼睛看向艾伯特,仿佛溺水的人在凝望着岸边的稻草。

他慌张地爬到艾伯特的身前,用涌着鲜血沾染满泥土的手掌抓住艾伯特的裤角,匍匐在艾伯特身前。

“大人,我求求您,求求您救救我的妹妹,我愿意将我的所有都献给您,求求您救救她……”

他帮助兽人乞儿挖出他的妹妹,只是感受到了自己的责任,他可没有为他妹妹治疗的义务。

看着变得空落落的手掌,兽人乞儿的眼睛渐渐失神,他呆滞的望着艾伯特留下的脚印,内心渐渐死去。

微弱的轻喃在身后响起,兽人乞儿立即从原地惊起,慌张地爬向身后简陋的床铺。

“哥……哥,不要……再为帕拉雅求……人了,帕拉雅没……事的,帕拉雅……不喜欢看到……哥哥这幅样子。”

兽人乞儿听清了自己妹妹的话语,立即,他眼泪如同断了线一般,砸在帕拉雅的床铺上。

站在兄妹二人身后,艾伯特感受到了一丝罪恶感,不知道为何,他感觉自己变成了坏人。

他知道他必须行动了,要是让帕拉雅在他眼前死去,他在这本书……咳,跟骑士精神……会良心不安。

救不救住兽人,跟骑士精神没有丝毫关系,如果身前的两名兽人,是人类的孩童,那还跟骑士精神有关,现在如何行动完全看艾伯特的良心。

此时帕拉雅已经只剩下最后一口气,刚刚她说出那几句话的力气可以说是回光返照,艾伯特必须立即找人帮帕拉雅治疗。

突然间,艾伯特的脑海里闪过艾伦的面孔,当初自己那么严重的伤势都是被艾伦阁下治好的,艾伦阁下一定精通治疗魔法。

兽人乞儿的手掌猛地狠狠抽到艾伯特双手上,他呲着牙,戒备的看着艾伯特,阻止艾伯特触碰他的妹妹。

兽人乞儿的手掌却没有撼动艾伯特的双手分毫,艾伯特轻轻抱起了帕拉雅,紫色的魔力从他的身上涌出,渗入帕拉雅的体内,帮她留存最后一口气。

“不是我,我救不了她,但我可以带你去见可以救你妹妹的人。”艾伯特顿了顿“他……是个好人。”

兽人乞儿此时的话语并没有刚才那么卑微,显得不卑不亢,他知道太过卑微是招妹妹不喜的。

此时天色彻底暗了下来,每一个士兵都站在街道两侧,左手举着火把,右手握着挂在腰间长剑的剑柄。

看到街道上士兵大肆搜查自己的身影,卡洛儿直接跑到街道上,当众揭下脸上的面具,将耀眼的樱发樱瞳展现在众人面前。

公主殿下平安无事,真是万幸,戈兰子爵终于不用担心要承担陛下的雷霆怒火了。

卡洛儿当初躲进尚味轩,是为了躲避城主府内的内奸,现在城卫军大肆在城内搜索自己的身影,说明能够确认自己位置的魔具从帝都被带了过来,自己可以信任的人也肯定来到了城主府。

Author: kokok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